詳情
“焦虑”发布 | 2020-2021学年德普全球招生计划
“焦虑”发布 | 2020-2021学年德普全球招生计划
發佈時間:2019-10-31 瀏覽次數: 29423
關鍵詞

“焦虑”发布 | 2020-2021学年德普全球招生计划


 

“个人性”越是无足轻重就越焦虑,越是焦虑就越容易产生从众心理。

—— 张柠

 

 

十月,让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彼此,在今年的招生计划发布里。

 

“焦虑”发布 | 2020-2021学年德普全球招生计划

 

从第一次的道歉发布,到心疼发布,再到惶恐发布,思维的原点也由聚焦自身转向关注家长内心,到再次回归审视自我初心。今年,我们的主题是焦虑发布,这不是噱头,而是每个中产家庭正在经历的心路历程。

 

在主题之前,先看一下今天的主角,今年的招生计划。

 

“焦虑”发布 | 2020-2021学年德普全球招生计划 

事实上,德普的招生计划人数已经趋于稳定,将会越来越没有悬念,每年400人将会是我们为精英化教育坚守的原则。另一个事实是,今年德普85%的新生来源为家长朋友间的彼此推荐,在朋友的背书下,未来将会有更多的家长关注和选择德普。

 

对此,我们依旧诚惶诚恐,不愿辜负每一份信任与期待。我们希望去缓解家长们的焦虑。

 

因为在教育问题上,中国家长们已足够焦虑,如瘟疫般的群体性焦虑和浮躁社会裹挟着他们盲目向前。对于拥有了更多选择能力的中产家庭而言,焦虑更甚。

 

下面分享四个德普家庭的故事。

 

 

 

出不出国?

 

2019年6月26日,德普国际高中缴纳学费的日子。

 

这最后的时刻,L妈妈内心仍在剧烈的斗争焦虑着。不是为选择哪所学校,而是出不出国。

 

女儿成绩班上名列前茅,但有点内敛少了点自信,今年中考670+分,拿到了某直属校高中实验班的资格。如果继续保持下去,高考应该不会差,有很大的机会保送国内名校。

 

未来,一切似乎都可见可控。但生活喜欢起波澜。女儿萌生了留学的想法,做妈妈的不得不认真思考,她知道是时候试着让女儿自己去做决定了。

 

初中三年所坚持信奉的人生规划,在最后几个月土崩瓦解,L妈妈开始纠结焦虑。亲朋好友们也给她吹起了耳边风:

 

成绩不好的孩子才出国留学!确定能考个好大学吗?花费一两百万元留学回来,不一定就有多好的工作。

 

虽然知道这些看法有些世俗片面,但也足够让L妈妈焦虑的。一想到心爱的女儿孤身海外,当妈的心里更不是滋味。有时,她会想是不是自己太宠爱女儿了,允许她选择一条比高考轻松的路。

 

去还是不去,也许是那一刻L妈妈人生中最艰难的决断。但理性占了上风,她知道有些事不能只从金钱去考虑。身边留学英国的好友所展现出的人格魅力,公司里海归人才的活力创新力,以及两个就读德普的朋友孩子所展露出的自信、独立思考能力,让L妈妈看到了女儿人生的另一种可能性。

 

上个周日,女儿站上了班级的讲台去竞选班委,还积极地报名了国际部自治委和社团纳新,这正是L妈妈所期待的变化。要知道,初中三年女儿几乎没有主动去参加过学校的任何活动。

 

但欣喜之余,L妈发现之前的有些想法错了。她逐渐意识到女儿要走的路并不比高考轻松。

 

通常大学才学的微积分,女儿一进高一就学上了;中午只有20分钟午休,正课之外每天还必须选修体育艺术人文课程;其他学校晚上基本是自习,女儿依然上正课,时间紧得只能见缝插针地找时间做作业。

 

“焦虑”发布 | 2020-2021学年德普全球招生计划

▲L妈妈对女儿入学一个月来的感受


“焦虑”发布 | 2020-2021学年德普全球招生计划

▲另一位德普高二年级妈妈对女儿10月学习生活的感受


原本以为会继续保持学习优势的女儿,也发现班上同学们都是一群学霸,有刚开学就要去考雅思的,有数学特别好的,有现在已经想清楚了今后的大学和专业的。除了成绩,特别是班里从德普初中升入高中的同学,他们身上折射出的思维、领导力、语言表达等综合能力素养,也让女儿感受到了差距。

 

L妈妈甚至有点后悔没能早点把孩子送入德普来,作为过来人,她明白人生的幸福或者卓越不只是靠成绩,还有很多值得拥有的品质能力。

 

这种情况下,女儿还能维持初中时学习上的自信与状态吗?新的焦虑似乎正在袭来。但这一次,L妈妈说,她选择相信,相信女儿,相信德普。

 

 

 

回不回来?

 

有人渴望出去,有人却想着回来。

 

时光回到三年前的2016年,当L妈妈的女儿正式迎来今后将让她脱发失眠的初中生活时,远在一万多公里外的加拿大,德普的另一位家长安妈妈购买好了回中国的机票。

 

原因似乎很简单,却很重要。

 

偶然一天,安妈妈发现电话接通那一刻,儿子与电话那头在中国的婆婆爷爷已无话可说,因为没有了共同的语言基础。英文快要成了儿子的母语。这发生在儿子8岁时,距离他们移民加拿大不到两年。

 

当初选择移民,更多的考虑是为了让还在幼儿园的儿子提前接受更好的教育。但事与愿违,在摆脱了中国式书包下滚轮轰轰的焦虑之后,安妈妈陷入了另一种患失的焦虑中。

 

那便是孩子身上中国文化的缺失。不懂拼音不识汉字,对中国一无所知,完全接受西式教育并享受其中,儿子似乎正在成为一个ABC......那通电话让安妈妈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她开始用行动对抗焦虑。

 

在家只讲中文,上中文补习班......但她能做的有限,效果也微乎其微,孩子甚至开始排斥起了中文。难以接受自己的儿子将成为一个香蕉人,她用“悲哀”来形容。无论是出于文化归属民族认同,还是面对中国日益强大的影响力与随之而来的各种机会,安妈妈都希望儿子成为一个融贯中西的人。

 

另一方面,安妈妈发现儿子无论在学校还是外面,都比较胆小,不敢参加什么社团,有时连问个路都很羞涩。西方教育似乎有些失灵,儿子身上仍淌着中国式的内敛含蓄。

 

2016年,在加拿大生活和焦虑了5年之后,安妈妈毅然决定带着12岁的儿子回到中国。

 

儿子完全不懂中文,只有纯外籍子女学校一种选择,但那里每周也只有一节中文课,其他课程和在加拿大几乎一样。一年之后,安妈把儿子转到了德普读双语初一。

 

到了德普,中文,特别是文言文,仍是最大的难题。初一的每周五放学,儿子都会被老师留校背诵课文。以至于在德普一年之后,他仍惦记着要回加拿大去。

 

但又过了一年,剧情反转了。安妈妈说儿子开始离不开德普了,因为他在这里找到了自信与荣誉感。转折发生在初一下期,儿子被确认为秋季开学典礼英语主持人,可一向内向甚至有些自卑的他打死都不干,最后是许校长出面才让他应承下来。

 

但自那次破胆以后,儿子如鱼得水,甚至开始享受起主持这件事儿。今年剑桥国际东亚年会上,他作为德普初中代表在来自东亚的几百位老师前作学习分享;上周,他第3次作为商科老师的教学助理,为低年级的学弟学妹们上起了课。

 

安妈妈发自内心的感谢老师们,三年前的回国决定没有后悔,儿子收获成长更多。

 

三年前,重庆商品房均价6337元/平。

 

那一年,另一个故事的主角——周家,又下叉了一套重庆热门小学指标房,单价15000+。

 

 

 

学区房的安全感

 

得知某公办校要求“户口在本校所在地两年以上”,周家的囤房计划从儿子四岁便开始启动,“先买了再说”,都说选择小学就是在选择初中,好初中意味着好高中、好大学。

 

择校的焦虑开始下沉到幼升小,道听途说的小升初压力渲染,让周妈妈有点慌。以至于她还没想清楚“择什么”“怎么择”就开始了四处置业。渝中三巨头,渝北三所新起之秀,谢家湾.......

 

硬件、班额、师资、升学率……周家迷失在天花乱坠的择校信息里。坐拥数套学区房,看似选择很多,实则只是加深了焦虑。听说小区里的小孩每天写作业到深夜,看着天真烂漫的儿子,周妈妈真不忍心告诉他今后将要面临的是什么。

 

周妈开始思考:“我们到底想要什么样的教育?希望孩子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?”

 

显然,他们想要好的教育,只是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才是好的。直到遇见了德普。

 

德普的画册上有一句话:“我们要做的是,让你在成为一个井井有条的大人之前,拥有色彩斑斓的童年。”这像一道光,唤醒了周妈的初心。她不希望学习是儿子唯一的事情,保持天真和好奇,比分数更重要。

 

那个曾经在家吃饭从不会乖乖待在餐桌上,只由爷爷婆婆追着送到嘴边的小男孩,现在已是德普双语寄宿小学三年级的学生,每一餐都会安静地坐下吃干净,自己再把餐盘送到回收区。

 

生活的独立之外,他还出演了德普首支音乐MV,独立试镜、转场、更衣、表演,儿子正在成为阳光下的小可爱。

 

如今再问周妈希望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,她坚定地回答:心里有梦,眼里有光,温暖纯良,清澈明朗。

 

尽管周家手里的那些学区房没派上用场,但房价现在却是翻了一倍,不算白忙活。更重要的是,当邻居两口子正在为辅导孩子家庭作业吵得鸡飞狗跳的时候,周妈挽着丈夫的手在楼下小区里散着自己的步,说着属于他们二人的话.......

 

 

 

小升初焦虑

 

而与周家同在一小区的丁妈,尽管早早地用学区房逃离了幼升小的纠结,却没能躲开小升初。

 

小学的最后两年,成了家长们最难熬的时刻。几乎所有的家长都在像赶集一样地跑学校,抱着考不上也可以刷题见世面的心态,到处放矢,先确保个备选的,再争取心仪的。

 

于是2016年,儿子才五年级,丁妈带着一行十三人的同学家长团,浩浩荡荡地走进了德普的大门。

 

跟小区里的周妈一样,孩子的教育,妈妈始终比爸爸更焦虑,更忙碌。丁妈仿佛一改工作中的冷静与果断,为儿子的择校纠结、犹豫、反反复复。

 

“一旦没有选到合适的学校,影响的是孩子的一生啊!”“给孩子选的学校没有帮助他达到预期,是我的责任。”背负着来自一位母亲最朴素想法的压力,焦虑如影随形般地在丁妈心里挥之不去。

 

如果说绝大多数家长为孩子的成绩烦恼,丁妈则还要为孩子成绩以外的生活是否快乐,人格是否健全烦恼。未来的路很长,一个人品格的养成,生活的乐趣,幸福的感知……丁妈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错过。

 

当然,德普依然没有让她失望。

 

刚进德普初一不到一个月,丁妈就明显感到儿子的变化,因为他说自己要去竞选班长了。但丁妈有点担心儿子,毕竟小学时,内敛的儿子只是班里的物资保管员,缺少与同学打交道的经验。

 

但班主任给丁妈的反馈是,孩子做事很积极主动,愿意为班级分担。对此,丁妈自己的解释是,德普的老师们都在用非常正向的激励方法去帮助孩子建立自信,建立起一个充满爱的环境,老师们会花精力去关注每个孩子的点滴,让他们感到了温暖。

 

温暖会传递。丁妈觉得以前儿子在学校只有输入,输入的只是知识。现在,儿子也学着向老师、同学,向父母去传递温暖与爱。

 

于是,每周三的家长开放日,丁妈从未缺席与儿子的午餐,聊聊琐碎小事,解解心中困惑。临别时,已经初三的儿子每一次都会给妈妈一个深情的拥抱。

 

就算面临中考的压力,儿子仍然在初中重拾起了“天文梦”,且不用担心妈妈或老师会跑出来叫停。尊重孩子的兴趣,远比拿一张试卷论英雄来得伟大。

 

 

 

史上最焦虑的家长们

 

丁妈妈们的故事,便是这个时代的缩影。

 

曾经的父母们,虽然辛苦,但目标明确,唯有应试一条路可走。现在的父母,特别是新中产家庭,不但辛苦,还纠结焦虑。

 

想要孩子成绩好,又不想受应试的折磨。

 

想要个性发展,又担心TA成了熊孩子。

 

想要严格管教,又怕孩子玻璃心。

 

只要他健康快乐就好,却不知道这是最难的事。

 

想要TA成为精英,又不愿超出常人的打磨。

 

应试教育不甘心,低龄留学又不放心。

 

东西方的教育都想要,又都不满意。

 

经济和精神崛起带来的是教育需求的多样性,有了选择的能力,却少了对焦虑的免疫力。也许,这是5000年来最纠结焦虑的一代家长。

 

 

 

遇见德普

 

四个故事里的妈妈们,不同学段不同焦虑点,但最终都选择了德普,来结束各自的纠结历程。

 

是的,德普洞察并理解家长们的各种焦虑,我们赋予了自己“让家长告别焦虑,让学生人尽其才”的教育使命。德普希望成为3.0时代国际化学校的引领者、实践者和标准制定者。

 

我们拒绝跟随世俗的标准和社会的裹挟,回归对教育本质的思考和努力。我们希望的教育是立足于孩子们一生的需要去考量,不短视不功利;我们希望去发现并尊重每个孩子的差异,差异带来可塑性和多样性,这也正是人和教育的魅力所在。

 

正如开篇引言,也许只有我们开始审视自身的个体性时,焦虑才会减少。

 

在这个美好的时代,希望因为我们的努力,大家的选择,不再那么焦虑。

 

 

Copyright © 2016 重庆德普外国语学校.All Rights Reserved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