詳情
“惶恐”发布 | 2019-2020学年德普全球招生计划
“惶恐”发布 | 2019-2020学年德普全球招生计划
發佈時間:2018-10-24 瀏覽次數: 24603
關鍵詞

今年的招生计划终于来了。


还记得吗?


2016年,我们的招生计划是“道歉发布”——


“惶恐发布” | 2019-2020学年德普全球招生计划


2017年,我们是“心疼发布”——


“惶恐发布” | 2019-2020学年德普全球招生计划


而今年,我们的主题是“惶恐发布”!


“惶恐发布” | 2019-2020学年德普全球招生计划


为什么是“惶恐发布”?


在学校日臻成熟,蒸蒸日上的第四个年头,难道不应该是自信发布、傲娇发布,亦或是高调发布吗?


先看今年的招生计划—


“惶恐发布” | 2019-2020学年德普全球招生计划

“惶恐发布” | 2019-2020学年德普全球招生计划

“惶恐发布” | 2019-2020学年德普全球招生计划


招生计划由数字组成,数字是冰冷的,但数字所代表的意义却是鲜活的。每一个数字后面都是一个学生,一个家庭。他们是有血有肉的。


那么,今年,为什么我们是“惶恐发布”?


作为一个见证德普从诞生到成长的老师,在这里,请给我几分钟的时间,让我们一起分享一个故事,一个发生在德普的真实的故事!




2018年10月7日,国庆节的最后一天,天还漆黑着,王开兵已经带着儿子王鑫、王云出发了。车内仪表盘上,时间显示6:00整,室外温度8℃


“惶恐发布” | 2019-2020学年德普全球招生计划

▲10月7日,王开兵带着孩子赶路


11个小时后,王开兵终于赶在规定的返校时间之前,将两个儿子送到了学校。


在此之前,他们经历了泸沽湖到丽江机场近5个小时的盘山公路,丽江到重庆1小时40分钟的飞行,以及机场到学校1小时30分的轨道交通。全程1649公里。


丽江三义机场过夜车停放区域,王开兵的车将在这里停放一个月,等待王开兵从重庆归来。这里,停车费每天28元。



1| 穿越大半个西南去上学


王开兵家住泸沽湖镇达祖村,地处著名的泸沽湖风景区之内。两个儿子在千里之外的重庆德普外国语学校上学。


泸沽湖镇到丽江,丽江到重庆,最后到学校,从孩子上学以来,这样的行程走了多少次,王开兵已记不清了。或许90次,或许上百次。只知道,仅丽江到重庆的往返机票,去年一年就花了5万多。机场里28元一天的停车票,他有厚厚一叠。


而这远不是最麻烦的路线。


王开兵记得,第一次到德普,是2017年,大儿子王鑫过去参加小升初入学测试。当时开车过去,走西昌雅安一线,由于不熟悉路况,整整开了三天。


当时的王开兵还无法想象,在之后的几年中,自己会以各种路线,变换不同交通工具,穿行在泸沽湖与德普这两个点之间。而这个千里之外的学校,则几乎改变了他们整个家庭的生活


“惶恐发布” | 2019-2020学年德普全球招生计划

▲王开兵和两个孩子到达丽江三义机场



2| 邂逅


一切改变始于一场看似平淡的“偶然”。


“当时正在给大儿子找学校,一个亲戚就推荐德普。”网上查询之后,王开兵发现,这个学校确实有点“不一样”。


“它不像传统的学校那样,只注重应试成绩,而忽略了孩子性格品质的塑造。”在王开兵看来,一个学校的好坏,不能只看试卷上那几个干瘪的分数。在人生的维度中,完整的人格,无疑更加重要。


理念一拍即合!王开兵当即给大儿子王鑫报了名。


接下来便是那次历时三天的千里奔赴。“第一天到西昌,第二天开到雅安,第三天才到重庆。”车上坐着最亲的人,又不熟悉路况,王开兵不敢大意,987公里的距离整整开了三天。而此时,时间已经指到了2017年的7月。


2017年7月11日,在全校学生已经放暑假离校,而教职工也处于半放假的状态下,德普接待了这对来自千里之外的父子。了解情况后,学校招生办破例给王鑫安排了一场一个人的考试,并最终录取了孩子。


种子已经种下,花开只待时间


“惶恐发布” | 2019-2020学年德普全球招生计划

▲达祖小学,王鑫王云的母校



3| 波折


教育是一个缓慢的静待花开的过程。但在王鑫这里,花开得比想象中的早。


入读德普一学期之后,王开兵明显感觉儿子不一样了。


“整个人散发的气息都不同了,非常快乐,向上。每周一回家就会跟我念叨学校里的事儿,可以说上一两小时,作业也会很自觉地完成。他内心的那种快乐非常明显。”当初就冲着德普理念而来的王开兵,深感这次“来对了”!


2018年1月,王开兵决定,将小儿子王云也转到德普。


经过原学校请假,千里奔赴重庆考试之后,由于名额已满,处于待录取名单中的王云进入了漫长的等待期。


担心孩子“读不了德普”,王开兵开始托朋友给王云找备选学校。不久,朋友那儿传来好消息:除德普以外,那整个区域的学校,只要想读都没有问题。


妈妈跟王云商量:德普名额满了,我们暂时去不了,我们先去其他学校读,然后再慢慢报名转过去,可以吗?答案是:不可以!!


转机出现在今年7月初,几近放弃的王开兵接到了学校通知,说有名额可以入读


“惶恐发布” | 2019-2020学年德普全球招生计划

▲漫长的等待之后,王云终于收到了录取通知书


当时正在重庆等大儿子放暑假的王开兵,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学校办理了相关手续,生怕这个等了半年的名额会跑掉。第二天一大早,孩子妈妈就带上王云,去当地办理了转学手续。


后来王开兵才得知,远在泸沽湖家中的小儿子,从收到他发回的录取通知书照片开始,连睡觉都在笑。还翻出了行李箱,骑着箱子满屋转。那个箱子,是第一次被通知进入待录取名单时,他们给孩子备下的。



4| 孩子还是事业?


和大多数家长一样,在孩子入读德普之前,王开兵是典型的“事业狂人”。二十年来,他开过小卖部,在泸沽湖景区卖过盒饭,工地上干过苦力……最终白手起家,在工程领域开创了自己的一片天地。


杨二车娜姆博物馆是他设计建造的,家里5000平米的酒店民宿是他设计建造的,泸沽湖镇80%以上的民宿房屋,也是他设计建造的。在泸沽湖沿岸的达祖村、小落水一带,这一比例更是高达98%。


即使那些非王开兵工程队设计修建的房屋,也逃不开与王开兵的关系。在泸沽湖镇上,王开兵运营着整个泸沽湖区域最大也是唯一的建材市场。毫不夸张地说,整个泸沽湖沿岸,几乎所有的房屋都或多或少地带着“王氏烙印”。


“惶恐发布” | 2019-2020学年德普全球招生计划

▲展现摩梭人特色的杨二车娜姆博物馆,是王开兵一手设计修建的


王鑫、王云在德普上学后。生意场上身经百战的王开兵,开始有点头大了:远在重庆读书的孩子需要照顾,家里的酒店民宿需要打理,工程队指望着他发号施令,建材市场也在等着他经营……


孩子还是事业?这个在任何人那儿都要好好纠结一番的问题,王开兵处理起来却甚是利落。酒店转让了,建材市场出手了,工程队解散了,就连一手设计的杨二车娜姆博物馆的翻新设计工程,他也推掉了,然后大隐隐于市地在离德普仅300来米的地方,租了个房子,和妻子一起,当起了陪读父母。


“孩子在重庆读书,肯定得陪伴照顾,但生意上又分身乏术。”孩子还是事业?在王开兵这里,不是一个犹豫纠结的选择题,而是一个只有唯一答案的问答题。



5| 咫尺天涯的陪读


很多人不解,为了把孩子送到千里之外的学校读书,舍弃那么多,值吗?


“值!”王开兵答得干脆。在他看来,生意舍弃了可以再做,但孩子的教育耽误了,就再也找不回来了。


如果说,王开兵舍家弃业做陪读尚可以理解,那么,他的另一个行为则更让人咋舌:两个孩子都在学校住读!每周五才回去团聚一次。


“惶恐发布” | 2019-2020学年德普全球招生计划

▲王开兵两个儿子所在学校—重庆德普外国语学校


舍弃一切事业,在离校300米的地方做陪读,为什么还要让孩子住读呢?


对此,王开兵有自己的理由。“孩子从小都养在身边,我们希望通过住校,让他们更加独立,减少对父母的依赖。生活独立,人格独立,才能走得更远。”


为了这个“远”,王开兵和妻子守着近在咫尺的距离,和孩子一周一见,做着“咫尺天涯”的陪读。


2018年国庆节,王开兵泸沽湖的家中,三四波亲戚找上了门。他们是来替自己孩子打听“入读德普的门道”的。


而一年前,他们也曾上门,不过那时,他们是来劝阻的。




▎写在最后的“惶恐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今天是公元2018年10月22日,德普建成后的第1147天,距离德普的100岁生日,还有35353天。


从第一年183名学生到今天的来自11个国家和地区的1208学生,1208个家庭;


从“德普?没听说过”,到“德普,不好进”;


我们为什么仍然“惶恐”?


因为,我们面对的是全世界最纠结、最挑剔的家长,而我们正好理解这种纠结,热爱这份挑剔;


因为,教育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,今天播下一颗种子,10年,20年才会生根、发芽、开花、结果……


因为,你们交给我们的不仅仅是孩子,更是信任;


因为,“我只要孩子健康,快乐”不是最低要求,而是最高要求;


因为,仅仅靠分数培养不出精英,而多数人并没有意识到;


因为,理性的光辉还没有照耀到每个人的生活,优雅还没有成为大多数人的习惯;


因为,我们经营的不是学校,是梦想!


因为,“惶恐之心”正是我们的“敬畏之心”,敬畏教育规律、敬畏成长规律、敬畏这世间一切的美好!


我们惶恐,因为我们是距离改变世界最近的人。


在教育这条路上,让我们,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,不忘初心,一路惶恐下去吧。


Copyright © 2016 重庆德普外国语学校.All Rights Reserved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